今天一起来磨米吧

欢迎吃刀。欢迎纠错然后继续吃刀。

一个群宣!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
负责群介绍登场人物:BSR竹中半兵卫、前田庆次







半:咳咳。(边整理好手头上的草稿边抬手握拳遮去嘴巴压低咳嗽时造成的声音,瞥视身侧依然在玩闹的人,拳头指在人额前成爆栗赏了一击,注意到了聚光灯而扬起平日友善的笑意)贵安,感谢你看来这里。这是一个来自日之本国的消息。我是竹中半兵卫,自丰臣军。

庆:嘶……痛痛痛!(突然遭到迎头痛击,下意识地单手捂住额头)半兵卫真是的!(意识到观众的视线后整理姿态,难得规矩地坐下来,咧嘴一笑露出虎牙)大家好,在下是前田庆次

半:这次是打算介绍一下我们的集中地。前田君?(笑意带了些许黑,紫眸轻眯瞥视身侧的家伙意他接着讲下去,身上围绕的气场似乎不容他拒绝)

庆:是一个名叫“吃枣药丸”的战国BASARA的语c群,啊咧?(意识到群名有些不对,声音渐渐小了下去)

半:咳。我在此作补充。我们非常欢迎无双以及真正的我们少来一同游玩。(礼貌地笑着,听到了群名脸色也不咋样好看)对了,以下是我们的规矩。(严肃起来坐着看向前方)我们不允许不懂规矩的公家千金或者公子来胡闹,毕竟这可是战国乱世。

庆:是的(正了正坐姿)平日里没有战斗的时候,大家可以卸下盔甲玩耍,游玩啊,种植什么的都最棒了!没有硬性要求每天都做出大将的样子哦,但是关键时刻是必须要认真起来的!毕竟大家都是在成长中的武士,一起变强,一起玩耍吧!

半:…咳咳咳…。(转头咳嗽片刻脸色慢慢缓和,试着调整好呼吸之后垂首望了望稿子)此外,我不希望看到你们私底下的关系是如何称呼对方。违者,让三成君拖出去,斩立决。

庆:半兵卫……(默默为他倒了一杯热茶)过劳也要有个限度。大家互相成为家人和伙伴是可以的,但是不能大张旗鼓,毕竟是战国乱世啊……。

半:我没事。(抬手接过茶盏后放在一侧,静坐在一旁同时拍了拍这人头顶)还有,各位进来之后请马上在适当的地方标注你是谁,好让我分清楚。(起身走至桌前笑着作邀请)来吧,加入我们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里是真的群规了。

虽然群名大写吃枣药丸,不过别让他真的吃枣药丸好吗(…)

咳以下群规。

第一,入群无审,速选皮,不抢皮,先到先得,开史向、bsr、无双向,史向可开幼体。

第二,不禁有上进心的半白,禁白公举病和硅酸盐心示的可爱玛丽苏。这是语c圈的误进请自退

第三,咱日常皮上水淹日之本国就好,不强制性上皮,但是请确保上皮有气渣渣好吗(…)咱有不足的地方一起改进。

第四,最重要的,刻意搞事情的家伙。我送你去马航坐飞机到南极别回来了。一次警告两次禁言三次送你飞机票,不用钱。

第五,皮下认亲适度,我不想一开群都是关系名。谢谢。

以上!
感谢你看到这里。欢迎加入吃枣药丸的日之本国,群号码:369630206
欢迎加入吃枣药丸的日之本国,群号码:369630206
欢迎加入吃枣药丸的日之本国,群号码:369630206!

“哥哥,你的眼角怎么了..?”
“哎?啊,开始长皱纹了!没办法啊,怎么也到了普通人三十多岁的年纪。”
“....”
“好啦别板着脸啦,今天晚上去吃意面好不好,我好久没——”
“上次被咬伤的地方,怎么样了。”
“留下疤痕了。”
“..所以说,哥哥!你明知道这,这不..”
“又不是什么需要注意的重要的事情,别担心我啦阿西。快点弄完工作出去吃饭吧,今天可以陪我走过去吗?就是稍微有点怀念那条街的样子,没别的事。”

超级随便仓促的短打中的短打

有人会害怕美丽的东西吗?
山姥切国广不知道。
他一连好几个夜晚做着重复的、简短的梦:梦见一个背对他的身影,离他太远而无法辨明是谁,腰上佩刀,同样难以看清刀拵的式样。他总会站许久,再缓缓地抽出刀来——每到此时梦境又总会准时结束,留下山姥切一个人抓紧被褥心跳如鼓擂,带着一身冷汗发怔,梦里的一切细节皆模糊不清,莫名其妙让他困惑不已。
他没有尝试过走近,保持着仿佛亘古不变的距离,只是站着望着。虽说梦本身就是荒诞不经推敲的东西,这个却让他无比在意。

这次的梦境有什么不一样,山姥切也佩着刀,反应过来这点便下意识地握住冰凉的刀柄,本体金属的温度反而让他安心许多。
他在一股莫名的勇气驱使下冲向那个人。视野在晃动,距离虽比看上去远上许多却在一点点缓慢地缩短,宛若云块的半透明流质随着他的奔跑四碎分散,视线一点点变得清明。山姥切国广没有丝毫犹豫地继续奔跑,毫不顾忌是否可能被对方察觉,没有任何预兆地拔出了刀,冲刺的姿势也十分老练地调整成可为突击蓄力的状态:于是好像拨云见日一般,再无什么遮掩阻拦他看清梦境。
他的动作因为急停而变了形,攥住刀柄的手指骨发麻,打刀随即滑脱跌落在地——他看清了那人的装束,色泽华贵的藏青面料俨然成为这黯然无光的梦中唯一鲜活的颜色。
他似乎笑了,持刀的手不紧不慢挽了一道剑花。

山姥切国广又一次醒了过来,视线模糊,喉咙干涩,声音几近哽咽。
太多纷杂的思绪涌入脑海。他想起他初生的时候,小田原的战场杀声四起,刀匠国广完成了这把后世盛赞的他的最高杰作,却不得不面对阵营溃败的无情现实。山姥切只记得他在那时见到了传说中的天下五剑之一,年幼的仿刀以一种近乎残忍的方式意识到,世间还存在着无论怎样追逐都无法企及的高度:身着藏青和服的雍容贵族杀阵是怎样的宏大而流畅,却轻快潇洒得好像只是阵前舞。他知道他梦见的,畏惧的,耿耿于怀的是谁了,他——
剑舞时天地都为之动容。

"世间一切有形之物都会迎来毁灭的那一刻,只不过这天刚好轮到我罢了。"
他目睹他无法企及的高度陨落。

请让我甜死。对不起。这对我不发刀。

于是他攥住次元瘦削而多骨节的手腕,攀向指尖的手指温柔地摸索枪械磨出的薄茧,小憩中的枪手被他的亲吻和动作弄醒,睡眼惺忪地回应着伴侣,蹙眉有些茫然,"怎么了?"

鲁邦没有出声,只是缓慢而不容置疑地吻住次元的嘴唇,枪手索性懒得再去追究。他唇上起了些皮弄得次元微痒,唇舌交缠的同时分享到了对方口里的烟草气息——鲁邦趁机把什么东西喂进了他嘴里,细小的糖粒沾染津液漫开童年的清新味道。

次元有些讶异地瞪大眼睛,鲁邦则慢慢退开,招牌式的狡黠笑容此刻带了些慵懒,邀功请赏似地磨蹭着恋人的颈侧。

"这是惊喜哦,五右卫门带回来的金平糖。"

其实是个审核

故事?
Shhh.你知道的,我可不是街头那些滑稽的小丑,拿着糖果和花哨的小玩意儿哄骗儿童。用人类的话讲就是干货,亲爱的,我的故事绝对有趣,它——嗳,还是让我们免了那些自卖自夸的把戏,直接进入正题吧。希望你不介意我套用一个烂大街的开头:很久很久以前,龙族有一对双胞胎兄弟。
黑发的是哥哥,银发的是弟弟,只有几分几秒的年龄差,哥哥相对沉稳,弟弟自大又吵闹、满脑子新奇古怪的念头。两兄弟从小一起长大,相互依赖、信任,就连喜好都差不多相同。弟弟的短发有水银一般的光泽,虹膜颜色鲜艳得像凝固着细小纹路的鸽血红宝石,让他的兄长喜欢得紧。所有人都认为他们能陪伴着彼此直到永远。但是,唉,那可怜的人直到现在都不明白,到底是什么让他们产生那么大的分歧。
两兄弟属于一个曾经备受憧憬的强大种族。龙族的先祖在遥远的辉煌时代,创造出了直至现今依旧卓越无比的文明。在那时,巨龙的铁翼撕裂长空,连最优秀的祭司都不得不在他们的吐息面前颤抖;他们目空一切,鄙夷任何匍匐在他们脚边,或是即将匍匐下来的种族,但凡可以探寻到的地方,都被龙爪掌握;世界被熔铸成一个整体,成为钢铁般屹立的龙族的帝国。
可是,动摇并毁灭巨龙的国度的,正是龙族自己。君临天下的滋味已经体验过了,洞穴里满满地囤积取之不尽的财宝,整个世界囊括手中,还有什么需要追求呢?当代的统治者认为他们只要保留上古的文明即可,无需进步与创新,先人的智慧可以予一切问题以答复。就这样。当玩乐已经在他们漫长的生命中失去意义时,睡梦成为了打发无聊最直接的方式。瞧啊。既然昏睡中的统治都没有人敢违逆,那么还有谁愿意从梦中醒来。
终于有人敢起义的时候,龙族已经不在意了。他们放弃了广袤的土地,带着财宝和上古的文明,一路退缩回古老的故乡,继续在梦中统治世界。嗜睡的种子生根发芽,软化了他们的意志,现存的龙族懒惰、圆滑、不思进取,再也没有重现光耀过去的可能。他们瓜分一片片人迹罕至的山脉安居一隅,部落间一盘散沙,勾心斗角,依赖威力尚存的吐息挽留仅存的尊严。
弟弟痛恨这种腐朽的生活,他骄傲得都有点狂妄了,无法容忍嗜睡左右自己的天性,在我眼里,他天真的行径和犯傻没什么区别。最开始他什么法子都尝试过了,游历各地,包括人族[大概这就是他后来那么发疯的起因],只为逃离睡梦的诅咒。理所当然地,他没有成功过,同族们都认为他是疯子,让他颓废了很长一段时间。在同样不满现状但不愿做出改变的哥哥建议之下,弟弟重振旗鼓,选择了一条新的道路:整日泡在存放着上古典籍的书室,吃在那儿,睡在那儿。没人知道他在研究什么。当他把他的成果展示给黑发的龙裔时,说真的,他的哥哥差点儿也觉得他发了疯,"你绝对无法想象本大爷发现了什么,无法改变别人,我就改变自己。"
那是个大逆不道,惊世骇俗的实验。他结合了许多先人都难以掌握的禁术,得意洋洋地向惊愕的哥哥展示刻满咒文的祭台。他想用身体尝试这自己编造的毫无根据与保障的咒术。如果成功,他说,我就能变成一个人。
"你他妈疯了!?抛弃龙的身份变成人,你以为你有多么天才?你以为你有几条命可以用来抽风?"
"本大爷知道你看不起人类,但是过去的那些帝王也是这样想的,事实早就证明他们大错特错。我.."
"我不同意!你敢尝试这狗屁不通的禁术,你就不是我弟弟,不,永远别想!"
激烈的争吵,嘶喊,吼叫,那位哥哥从没这么激动过,他几乎快发疯了,就差把拳头招呼到弟弟的脸上。面对驳斥,银发青年冷静得都有点儿冷酷了。他只是一字一顿地说着他那蠢透了的理想,全然不顾他可怜的兄弟的徒劳的阻挠,"本大爷生来就不该如此,"他用一种深深地刺痛了年长者的语调说着,"困在一具笨重的躯壳里,终日瞌睡把做梦当成消磨时间的手段和乐趣,生命被过分拉长稀释失去它原本的魅力——哦天哪,咱们甚至连吵架的时候都打着呵欠!你不知道!瞧瞧那些人类那些骑士还有他们的文明他们的生活!你看不起他们,觉得他们的存在渺小是吗,就这样吧,'你敢尝试这狗屁不通的禁术,你就不是我弟弟',好。不管你要补充或收回什么,这就是结局。"
这自说自话的小傻瓜。哥哥口中的所有辩白在他看来同样苍白无力,他是那么决绝!最后的最后他们不欢而散。哥哥原本打算就这么不管他——他——那压根儿不可能。其他时候他也许会像他的傻弟弟那天一样冷酷,可是兄弟之间,该死的。他无法为自己找出任何坐视不管的理由。
他去了祭室。那里早就空无一物了。他不死心,在人类的属地里辗转,凭借血缘间某些神奇的美妙的联系和不懈的努力,哥哥在一个骑士的邦国里找到了他。他那愚蠢的禁术成功了,并以一个人类的身份艰难地融入他们的社会,寄居在昏暗狭小的阁楼里,经历了不少磕碰。“水银起皱了,宝石生了瘢痕,脸颊早不如以前那般红润,最突出的是铅灰色的眼圈儿”,他们相当默契地没说几句话就重归于好。
作为妥协,哥哥把脱落的鳞片留给他:三岁小孩都知道的,龙鳞可以卖个好价钱,“听着,我不管你还要一边做骑士的白日梦,一边继续这种畏光生物似的的生活多久,但——”“拜托。如果本大爷真是做梦才好呢,起码没有你闯进来喋喋不休。要是你只是为了跟我吵架才来这儿的话,你现在就可以离开。”同时,他们也很默契地表达了自己的敌对,并在引发新一轮争执前见好就收。
可这不是哥哥想要的。意气用事放他变成一个短命而脆弱的人类本身就已经够愚蠢了,这次重聚的机会是命运女神的额外眷顾,他得把握住——必须把握住——但那双带着前所未有的挑衅光芒的红眼睛明白无误地告诉他,不,你带不走我。
我真的不想再和他吵架了。

失望透顶的哥哥在一次偶然的宿醉后来到了这里。时空混乱的奇点,传说中的不死之巷,居民净是投机取巧、故弄玄虚的巫师,精灵,走私商人与通缉犯。一切都会在第二天重置;没有衰老或死亡;即使合法的居民意外死在别处,只要尸体带回也照样可以复活。
您瞧,他们是血缘和相貌无限接近的兄弟,偷梁换柱在年长者眼中易如反掌。带他来,送他走,他永远——永远可以当他幼稚到不行的人类骑士。
成为合法居民的唯一条件是提供一个有趣的故事,于是哥哥花费一整夜的时间想入非非,几乎要对着梦里的街道流口水。您瞧,他想,现在我只要编个童话,然后冠冕堂皇地入住进来,对。编个童话。
——到此为止。我的故事讲完了。

双手合十。

好了,西汉齐了。
随手单抽出跳跳shxiowmndgxyajjwndkxodow我幸福的快晕过去了